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

立刻查–海关编码

2018-08-19

  《星条旗报》网站3月20日发表文章称,为什么亚洲最小国家之一的一个偏远地区存在着一个最先进的港口?答案就在于它距离洋仅有一步之遥。  这里是一条关键的海上航道,而这是建造汉班托塔港的原因,并且正因如此,除了长期执行地区人道主义任务之外,美国军队本月对它的访问长达两个星期。  世界上超过一半的集装箱船、大宗货物运输量的三分之一和全球石油运输量的三分之二都使用印度洋,其中大部分通过马六甲海峡前往南中国海途中都要过境附近的大洋航线。  我听说,在评估战略意义时,我们必须把三样东西考虑在内:位置、位置和位置。

SeniorDigitalEditorJobDescription:1.Reviewcopyandcorrecterrorsincontent,grammar,andpunctuation,followingprescribededitorialstyleandformatguidelines.2.Ensurethatallcopy,includingheadlines,summariesandgraphics,aresharp,currentandultra-cleanacrossallonlineplatforms,fromtheChinaDailywebsitetomobileapps.3.Buildandmanageanefficienteditorialprocessincludingtime-lines,qualitycontrol,photos,illustrationslayout.4.KeepabreastofthelatestdevelopmentsinChinaandfocusonemergingorhottopics.5.Helpbuildaudienceandreach,includingdevelopingstrategiestobestsharecontentonsocialmedia.6.WorkwithChineseeditorsandreportersonresearching,reportingandcraftingarticleswithaneyetowardoverallwritingfluency.7.ParticipateinshapingthevisionforChinaDailyWebsiteoperationsinacreative,ambitiousandopenenvironment.公益中国爱心联盟领导机构名誉主席:布赫(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志(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孙孚凌(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主席:郝盛琦(中共中央办公厅原副主任)顾问:张全景(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甘子玉(国家十一五规划专家委主任)朱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部长)邹瑜(司法部原部长)胡富国(中共山西省委原书记)袁木(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郑拓彬(对外经济贸易部原部长)李力安(黑龙江省委原书记)赵宗鼐(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常务副部长)邵华泽(中国记协名誉主席)陈邦柱(原国内贸易部部长)陈耀邦(农业部原部长)曲格平(原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万绍芬(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于明涛(国家审计署原审计长)徐志坚(国务院参事室原主任)刘吉(国务院首批稽查特派员)周克玉(总后勤部原政委、上将)裴周玉(开国少将北京军区原副政委)张序三(海军原副司令员、中将)陈虹(民政部原副部长)解思忠(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原主席)李晋有(国家民委原副主任)杨培青(国家工商局原党组书记)高占祥(文化部原副部长)庄炎林(中华全国侨联原主席)龚心瀚(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谭云鹤(卫生部原副部长)张文范(民政部原副部长)杨海波(教育部原常务副部长)李滔(教育部原副部长)吕志先(文化部原副部长)张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许林枫(农业部原副部长)姜习(原国家商业部部长)郭树言(国务院三峡办原主任)戴生龙(国家保密局原局长)刘广运(原国家林业部副部长)李赣骝(民革中央原副主席)陈洁(外经贸部原副部长)张绍贤(原电力部副部长)蒋毅(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胡熙明(卫生部原副部长)程飞(外经贸原副部长)同向荣(广电部原副部长)谢高觉(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任景德(国家审计署原纪检组长)刘平源(原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郑道中(国家信访局原局长)杨贵(公安部原副部长)潘振宙(文化部原副部长)王文同(公安部原副部长)苏杰(铁道部原副部长)杨波(原轻工业部部长)胡平(商业部原部长)谢华(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宋树有(农业部原副部长)万海峰(将军、成都军区原政委)胡之光(公安部原副部长)顾金池(原辽宁省委书记)郭献瑞(原国家商业部副部长)徐才(原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恕(中国科协原副主席)杨利民(交通部原纪检组组长)华楠(总政治部原副主任)姚雪森(将军、海军航空兵副司令)刘毅(原国家旅游局局长)贾光禄(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会原主席)曲琪玉(中共中央管理局原副局长)秘书长:吴仕鹏(中国网公益中国频道新闻总监、主编)

“中国坦诚而积极进取的外交表现,将带给世界一个个新的惊奇。”阮宗泽说。

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很彻底的过程。习近平:我很自豪,自己能够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里,家庭有很严格的革命传统教育,总是讲孩子们不要放在温室里,要经受大风大浪。Whilee-commercehasbeengrowingatasubstantialpaceinIndonesia,itseffectofturningawayshoppersfromofflineretailersisyettobefelt.MallsstilldominatethedailylifeofIndonesians,whoprefertheexperienceofgoingtophysicalstores.Demonstratingthestronggripthatmallsandofflinestoreshaveonthelocalmarket,Singapore-basedcompanyDominoPosPteLtdlaunchedonTuesdayareal-timeproximitymarketinganddigitalmediaplatformnamedGoToMalls.com.Offeringacomprehensivegeo-located,profile-basedsmartdirectoryofmallsandstoresinIndonesia,thewebsiteaimstoenhancetheonlineandofflinebusinessinshoppingcomplexesbyrevivingofflinetransactions,bringingthecommunitysspiritbacktothemallsthroughdigitalmediasupport.WhatwearedoingwithGoToMalls.comisactuallyassistingalltheofflineretailbrandstopublishtheirowncall-to-actioncampaigns,promotetheirproductsorservicesonadigitalplatformandfullyutilizetheirtargetaudience,GoToMalls.comCEOBrunoZysmansaid.Thewebsiteprovidesitsuserswithacomprehensivereferenceaboutshoppingmalls,storesandpromotions.Itlistsupto375mallsandshoppingcomplexes,alongwith19,000stores.(Readalso:)ToeasetheirentryintotheIndonesianmarket,thesitehaspartneredwithtelecommunicationsoperatorPTIndosat,alsoknownasIndosatOoredoo,andride-hailingappproviderGrab.AsidefromIndonesia,GoToMallswasdeployedinDominoPoshomecountryofSingaporeinFebruary.Italsoplanstoexpandintoothercountries.(lnd)活动标题活动描述文字内容:各位媒体的朋友们:上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文化部2017年第一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在刚刚闭幕的两会上,数字技术与文化内容的深度融合成为了两会的热议话题之一。

我们需要保持美中之间交流的深度和广度。

  在中美对等加征关税前夕,7月3日世界贸易组织(WTO)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上,日本联同俄罗斯率领超过40个国家(其中28个是欧盟成员国)对美国有可能出台的全球汽车关税表达忧虑,并警告称,考虑到这些产品在全球贸易中所占的巨大比例,美国的行为有可能对全球市场造成严重干扰,且这些潜在措施将对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产生威胁。   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在金融危机后经过十余年努力,近年来,内需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不断上升,贸易依存度已从2006年的64%下降到去年的33%,低于42%的世界平均水平,中国已经完成了从外向型经济到内需为导向型的经济结构转变,在这一轮中“中国顶得住”。   WTO的“协商一致”机制  第一财经:为何特朗普政府屡屡发难WTO  周世俭:WTO从最初成立时的23个成员发展到目前的164个成员,这么多国家乐于加入,其主要原因在于最惠国成立到现在,没有一个国家因此而吃亏,所以参加的越来越多。

  从1948到1994年,包括关贸总协定(GATT)进行的八轮多边贸易谈判,都旨在令全球各国大幅度减让关税,其中使发达国家的工业产品关税下降40%,从平均%降至%,乌拉圭回合谈判的成功才令GATT在1995年顺利转型为WTO,也促成WTO可以涵盖98%的国际贸易额,使得WTO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

  与此同时,WTO实行的是协商一致原则,这也是特朗普在当下屡屡发难WTO的主因。

WTO的正式决策机制要求协商一致,即决策由所有成员代表通过“协商一致”原则作出,每个成员,无论是代表全世界贸易10%还是1%,都具有一票否决权。 如某一决定未能达成协商一致,则以投票决定,其结果又必须达到四分之三支持才可达成协议。

而对于美方来说,对这点非常不满。

  二战后,为稳定世界格局,避免出现胡佛政府时代《斯穆特-霍利关税法》类的乱政以及经济大萧条,在政治上全球成立了联合国,在经济上则成立了三大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WTO的前身GATT,三大机构分别旨在扶贫、救急和降关税。

在上述国际机构中,美国都拥有一票否决权,除了在WTO里。

为此双边谈判更符合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思路,令美国在双边谈判中可以充分发挥优势,但这一行为在21世纪的今天,无疑是一股反经济全球化的逆流。

而特朗普如果能在WTO有否决权,绝对不会想退出的。

  但如果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行为所产生的影响还是局部的,那么特朗普如退出WTO,把WTO架空,这种行为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将无法估量。

  美出台关税措施倒行逆施  第一财经: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为何发动全球贸易战,并通过加征关税企图吸引一些劳动密集型投资进入或回到美国?  周世俭: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人事上,据同我近期交流过的美方前高官讲,特朗普身边留下的都是贸易强硬派,具体表现是若特朗普强硬,他们要表现得比特朗普更强硬(才能留下来);第二,特朗普上台后,美方有一种错觉,就是以为地球没了他们就不转了。

你可以阅读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今年美国媒体上的一篇文章,他在里面妄称,若美国出台钢铝关税,没有国家敢对美国实施报复。

实际上,目前遭到钢铝关税影响的国家都出台了对等措施。 要看到,1950年,美国的GDP占全世界的1/2,到了2001年,这一数据为33%,2016年下降至%。

  与此同时,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需要世界的资金来支撑美国经济的发展和繁荣。

不少外资到美国发展,就是看上了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优势。 换个思路想,有多少人想去美国进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投资呢?  振兴国家经济,第一需要资金,第二需要扩大海外市场,特朗普此举是倒行逆施。

而近十年内美国在吸引外资方面并不是没有出现过重大波动:以2009年为分水岭,此前美国在2008年吸引外资达3064亿美元,然而从2009年金融危机开始,在2009~2014年期间,每年吸引外资仅仅在1400亿~1700亿美元这个区间,当时经济明显起不来。

  随后在2015年,由于美元走强,有利于吸引外资,美国引进外资总额反弹到3840亿美元。 2016年,美国吸引外资达3910亿美元,2017年为3110亿美元,这一数据占到世界吸引外资的近五分之一,这证明美国的发展需要全球资金支撑。 然而在2020年大选之年即将到来之际,特朗普不想办法刺激经济,而采取关税和限制外资两大措施打压经济,不知特朗普是如何看待连任这个问题的。   中国顶得住  第一财经:特朗普出对华加征关税的一个重要判断是认为中方对美方的出口依赖要超过美方对中国的依赖,您认为他们这种观点成立么?  周世俭:有许多人疑惑中国能不能顶住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中国顶得住,其主要原因在于:国家经济的增长是由投资、外贸、消费三驾马车拉动,中国的本钱在于本国消费已经可以成为拉动经济的基础动力。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进行产业改革,并用了十余年时间实现了外向型向内需型的转变,同时近年来内需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不断上升,贸易依存度已从2006年的64%下降到去年的33%,低于42%的世界平均水平,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例也从2007年的约10%下降到去年的%,我国经济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不断增强;还可以看到中方将大幅降低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服装鞋帽、厨房、体育健身用品、家用电器、养殖类、捕捞类水产品、化妆品等各种消费品的关税,同时将在金融、制造业、农业等多个领域减少对外国投资的限制,大幅放宽市场准入,这些措施都有利于扩大国内消费,促进我国继续向以国内消费为主要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

  此外,不能忽视的是中国经济韧性不断增强。 总之,中国顶得住。

  第一财经:在WTO例会的历史上,日本主动谴责或对美国表达忧虑是很罕见的事情。 你对于7月3日WTO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上发生的一幕怎么看?  周世俭:此次美国的汽车税打到了盟友身上,仅日本对美汽车整车出口就达到170万辆,这相当于对美国出口的40%。

怪不得日本急得跳起脚来。

而上述情景在我多年参与对美事务中都不曾出现。

  正如商务部所说,美方措施本质上打击的是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 简单来说,美国是在向全世界开火,也在向自己开火。

大部分中国对美出口产品都是加工类产品,其产业链很长,其中日韩比重极大,他们对此也很焦急。   同时,还可以看到数据显示,美方公布的所谓340亿美元的征税产品清单中,有200多亿,约59%是在华的外资企业生产的产品,其中美国企业占相当比例。 可以看出,如果美方启动增税,实际上是对中国和各国企业,包括美资企业的增税。   第一财经:在中期选举之后,美国国内的力量能否让特朗普回到正轨?  周世俭:目前特朗普的举措逆经济全球化而动,令人不禁回想起美国胡佛政府时代(1929~1933年)出台《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时的情景,而这不是我说的,是美国媒体这样指出的,在中美对等加征关税前后,美国的三大主要媒体(《华尔街日报》等)均批评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 有一家媒体并将其行为同历史上已经盖棺定论、被认定是臭名昭著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相提并论,该法案曾经在触发美国经济大萧条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上述美方媒体还指出,目前受伤最深的都是共和党的票仓,也是特朗普当选的票仓。

该地选民会慢慢对此有所感受。   同时,美国的政治体制具有削弱总统权力和三权分立的特性:观测过往数位总统的任期即可知,在中期选举后通常总统所在的多数党会成为少数党,这是美国人对于三权分立的偏好所决定的,届时特朗普想做些什么,会更加困难。   (冯凡迪)。